恐惧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如何做到无所畏惧?

在刚刚过去的瑜伽课上,大家围坐,各自分享过去一周的心得。轮到Darci发言,她说起一件小事:

未婚夫出差数日,Darci 一直跟母亲同住,其间少不了磕磕碰碰。面对年长的母亲,Darci 只能忍让,心里积压了不少委屈等着爱人回来倾诉。然而出差归来的爱人不耐烦的一个手势,却让她欲言又止。

Darci说自己从小到大,母亲就习惯性的训斥她,无论是对她的外表还是开车的方式…… 爱人这一次的忽视,让Darci的委屈变本加厉。让她与母亲纠缠不清、却又难以摆脱的梳离感无处安放,感觉自己被所爱之人遗弃,这让她既恐惧又困惑。

Darci在课堂上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哭出声,停了一会儿,这姑娘又努力做出微笑的样子,跟大家抱歉,她说:我并不悲伤,只是有些伤感。有人耐心听完我说出这的这些感受,真好,现在我已经感觉好多了。

听过 Darci 的表述,我眼睛也有些湿润。

是啊,谁不曾经历过这种被至亲至爱忽视的伤感呢?我们小时候被父母呵斥,何尝又不曾在心里害怕自己不被爱,不被看见,不值得被世人珍视?

这会不会就是我们恐惧的根源?

面对这种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和疑虑,我们应该怎么办?

带着这样的问题,我不禁思考:恐惧对我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提起勇士,你会想到谁呢?

是你喜欢个某个英雄漫画主人公,还是曾在你生命中担任重要角色的一位长者、精神导师、家庭成员?

神奇女侠,象征着勇气与纯洁的复合体。她在充满爱与保护的极乐世界成长,最终走进复杂的、充满战争、对抗亲人的现实世界。这一切完全出自她个人的选择,这难道是勇者的本意吗?

藏传佛教名士Chögyam 曾说:无所畏惧这种信念的基础,是放弃坚硬,对自己格外温柔,允许自己全面呈现脆弱、伤感和现在的感受。

无所畏惧信念的基础,是克服怀疑和错念,不断放弃这些思维给我们内心造成的桎梏。

放弃,在这里意味着克服强硬、固执、好斗的心态来避免我们感受内心的温柔;恐惧,则让我们更加远离内心温柔的原地,把他人推开。

当我们的心,能够被忧伤和温柔触动时,我们就会知道自己与现实真实的连系着。我们能感觉到这种接触是真实的、新鲜的和不加任何修饰的。

对真实情感保持敏锐,这样的品质是战士精神的基础,也是我们不执着于旧日错念、敢于放弃、敢于前行和成长的关键。

在现实世界里,人们有时会觉得温柔和不加修饰很危险,而且似乎很累人。对任何人和思想保持开放似乎要求很高,也很耗费能量,所以人们宁愿掩盖自己温柔的真心。

袒露脆弱会让你紧张。真实的感受也并不总让人感觉舒服,所以你想麻痹自己。

现代社会并不缺麻醉剂—— 娱乐、社交媒体、酒精和精神刺激类的药品,这些东西都能帮你暂时逃离现实的不舒服。

因此,人们甚至连十五分钟安静的独处、无所事事都做不到,以为生活必须被这些东西包围。

他们会立刻拿起一本书或阅读网上的任何东西,躺在房间里,保持被娱乐感包围。

当人们说自己感到无聊时,意味着他们不想体验空虚感,这也是一种开放和脆弱的表现。

娱乐使你的无聊很快变得极其合理,你懒得搜索其他方法,然而这种懒惰实际上需要大量的努力。你必须不断地寻找刺激,让自己显得很忙碌,甚至很多人沉迷于工作,也是为了克服自己的无聊感。

想要成为一名无畏的战士,方法刚好相反。

真正的勇士精神,格外温柔,没有皮肤、没有组织,赤裸裸的。它柔软而温和。他放弃穿着盔甲去迎战,放弃厚硬的表皮。在世人面前,他愿意赤裸裸地暴露自己的血肉、骨头和骨髓。

勇敢不是天生的品格,而是我们需要学习的一种品质。

学习无畏,意味着教会自己如何存在于这世界上,无论周遭怎样变化,你都可以让自己一直保持在那个状态。瑜伽士们把这种状态称为“太阳所在之世界”。

待在这个世界,我们的神经格外舒适:其中既有平和、安宁和喜悦,也有低沉、失落与伤感。我们用这些情绪来填满内心空间,并且这些情绪真实、不自欺。

另一方面,假如我们对世间的一切都善意相对,那么我们就永远可以直面世界,无需刻意作出选择,也无需对任何接触到的东西品头论足。

我们从对方身上获得的能量有可能是破坏性的,也有可能是建设性的,我们的回应都没有恶意,唯有善意。

你是不是也觉得这听上去根本不可能?人怎么可能毫无分别的对待他人呢?

别急,我之所以这样说,也是因为自己通过练习,渐渐克服了固守的分别心,这种练习在我身上起作用,所以才分享给你。

克服,意味着放弃“自己永远是正确”,而放弃本身,也伴随着切肤之痛,和对自己极度温柔的体验。

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勇士,我训练自己不咄咄逼人、不要像个强硬的街头斗士、不要有报复的心理。克服矛盾的情感,克服不实的情绪表达。

这样持续坚持一段时间,其实会引发神经的剧变,越来越快乐,平静,而很少再排内心戏,自导自演一出出为个人的过去和未来纠结烦恼的无聊戏剧。

烦恼,源自无知或无明。这种无知是所有自我毁灭的本源。

烦恼的情绪一次次的袭来,让我们真的相信自己无力对抗自我欺骗,相信自己在外人面前的各种“表演”是不可避免的,久而久之,我们把这种表演带到所有关系中,并把这种“人情世故”视为充满正义的生存本能。

而克服这一切,则需要彻底的放弃:我没有硬边保护,我本身就是一名勇士,我的心能容下一切真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