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总逃不开刻板印象?

常有人说,擅长决策的人具有批判性思维。批判性思维跟普通思维到底有什么不同?

-01- 批判性思维 vs 缺乏技巧的思维

想要过好生活,达成人生目标,拥有高智商还不够,还要拥有高理性。

认知心理学家 Keith E. Stanovich 在「超越智商:为什么聪明人也会做蠢事」中提到,有些我们认为的聪明人,尽管具有高智商,却缺乏理性思考和行动的能力。很多人在作决策时,依据的是信念而非证据,不能理性的决定自己的信念,对媒体鼓吹的内容和周遭环境缺乏反省。

批判性思维,则是有意识的检查并剔除思维中的漏洞和偏见,用理性的心智程序指导行动。具有高度批判性思维的人极少,他们善用思维工具,却并不想去控制他人。他们对一个更加完善、更有道德的社会有独到的看法,并且会置身于改进社会的实践活动,为了社会完善的目标去努力。

在思维能力的两极之间,还有些人稍微懂得一点批判性思维。他们很精明,为了说服对方玩文字游戏,把不合理的事变得看似合理。一些政客、推销员和养生大师就属于此类,这些人还是天生的演员,动不动深情流露,搅动大众的神经跟他们一起感动,然而他们的论证往往并不严谨。

在“奇葩说”的现场,经常出现的局面就是诡辩者和优秀的思考者平分秋色,普通人很难分辨两者之间的优劣,甚至很多时候诡辩者反应更快,快速抓住对方辩手的一个点,在不露声色间歪曲原意,咄咄逼人,操纵人们的情感和观点。

肖骁遇上黄执中,前者如魔法师频频出大招,用词不按常理出牌,时不时花容月貌泪奔了去,带着观众在他井喷式的文字里稀里哗啦,而后者却在说理时小心谨慎,缝合得密不透风,剑藏于鞘,带着观众一步步走入他营造的逻辑终点。为了达到目的,诡辩者不惜扭曲事实,而优秀的辩手却不会试图去控制他人。即使在气势上付出代价,也会努力坚持公正。

辩论赛场和谈判桌,识别这两种人有个简单的办法:最优秀的思考者不会用思维技能来追求自私的目标。他们能自觉地检查自己在思维方面的清晰性、准确性、相关性、精确性、逻辑性、公正性、广泛性、深刻性和公平性。

我们的思维中存在大量先天性的错误观念,这些观念源于我们自身的文化背景,被养育和教化的方式。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错误观念跟我们自身的经历——特别是那些给我们造成负面情绪的经历——有关。

我们的日常行为通常不经大脑,但是总有一些关键行为会将我们导向一个尔虞我诈、精心设计好的世界(Dennett, 1995)。

电影「龙虾」(The Lobster)里有个瘸子,认定跛脚就是他的身份标签,所以他对另一半的期待就是,对方跟他一样也是个跛脚的人。然而在他生活的小圈子里,并没有这样的女人,反倒有个经常流鼻血的女孩,于是为了让自己跟对方有着同样的特征,他情愿每天撞墙到流血,再小心接近对方开始一段恋爱。最终两人步入婚姻殿堂,因为他们彼此都认为,在那个一百多人的小社会里,对方是自己唯一的爱侣,因为他们具有相同的标签「流鼻血」。

这听上去是不是很讽刺?细细想来,环顾身边的年轻男女,好多人在现实婚姻中寻寻觅觅,自我伪装,他们寻找爱情的逻辑都跟剧中人相似,拿着某个特定的标签定义自己,定义幸福。

我们习惯用未经检验的信念看待身边发生的事,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思维不是与生俱来就是公正的。

公正是一种内化的品格,跟社会地位并无直接关系。在很多情况下,它以美德的形式出现,但这种美德绝非与生俱来,而是经过慎重和困难的思考习得。法官、教师的职业手册中会规定哪些做法是道德的、被鼓励的,哪些是禁止的、有违职业道德的,但是认真执行手册的人并不都能成为好法官、好导师。生活中有太多场合,包含细微的差别,需要我们去辨识和界定。

换句话说,公正如何执行,是一个困难的、不易界定的、有争议的问题。要想做到公正,需要养成特定的思维特质——谦逊、勇气、整合性、自主性、换位思考、坚毅及对推理的信心。批判性的思考者,对这些思维特质有准确熟练的把握。

-02- 思维的误区

很多人的思维方式中有个误区,那就是用非理性的观念自我证明。比如恋爱中喜欢查岗,黏人到神经质的地步。明知这么做会让对方反感,却理直气壮的说:我的上一段恋爱就是因为前任劈腿才分手,如果我不在这段恋爱中看好我的新对象,就又会重蹈覆辙。

乍一听这个理由让人同情,但把对方的不忠与自己有失管教之间看成是种因果关系显然是荒谬的。但类似的谬论充斥于我们的日常思维中,包括刻板印象、讽刺、过度简化、过分概括化、错觉、幻想、合理化和虚假两难困境等。比如:

因为临出门前突然接到电话或者路上堵车,造成跟相亲对象的首次约会迟到,所以我跟这个人不可能有未来,这是上天的信号,命运的安排。(归因错误:真正的原因是我出门晚了)

大量医疗记录显示器官移植的人寿命跟普通人群没有差别,因此得出结论说捐献器官并不会对身体造成多大伤害。(过度简化:有能力捐献器官的人本来就身体超级好,或者人们在捐献器官后更注意养生)

跟我同时参加工作的一个同学最近被公司提拔,他每天都热情的跟办公室每个人打招呼,午饭时间偶尔还跟老板坐在一起。一定是因为他热络于人情世故,所以才得到提拔。(过分概括化:真正的原因有可能是我的同学对这份工作有巨大的热情,有强烈的上进心,而且擅长沟通,工作失误少

婚前一对年轻人在彩礼问题上争执不休,男孩认为女方不够体贴,提出高额彩礼让自己的父母为难;女方则认为只有对方家庭在礼金上出手阔绰,才能证明真爱。(虚假两难困境:双方的逻辑都有缺陷,只看到对方无法满足自己的期望,然而两个人的共同目标是要结婚,在一起共同生活)

思维的另一个误区是,不认为存在评判事物对错的思维标准。持有这种观念的人觉得,既然凡事都有两面性,无法用简单的必然关联来作解释,那么干脆放弃对错观念,坐等老天安排。类似的例子有很多,我们中的很多人无意识地相信:

不思考也有可能获得知识,没有学历也是有可能成为世界首富的。

顶尖的作家,他们优秀的写作能力是与生俱来的,而非后天努力的结果。

抽象派艺术家做梦就突然有了灵感,摇摇画笔就做出让世人惊异的杰作。

成绩好的学生毕业后也未必能有好工作,那我索性不上课,不用功读书,反正努力都是白费的。

在这种思维误区的引导下,我们倾向于逃避学习的责任,不再尝试学习新的思维模式。

总之,无论是用预设的观点自我证明,还是否认思维理性,混淆对错观念,都只提供了过于简单化的答案,不足以发现和解决问题。别忘了,我们的大脑之所以经常启动非理性的心智程序,是因为人脑十分懒惰,对毫不费力的鲜活刺激更加敏感,而忽略那些需要费力获取的事实。

-03- 造成刻板印象是因为:每一个事件都可以被定义,每一种定义都事出有因。

我来讲个故事。

大约十年前,在加州山景城的朋友聚会上,有中国同胞用调侃的口吻告诉我说,他们在当地的高级公寓里,经常见到一些身份特殊的邻居——这些女人身材曼妙,行为低调,是附近西餐厅和奢侈品店的常客,其中一些人开着价值不菲的白色轿车。于是他揣测这些女人是偷偷移民到北美的高官情妇,开白色高级轿车也成了二奶的标识。我特惊讶他得出这样的结论,毕竟对方并非一个没有见识的人。

在湾区生活久了,你就会知道加州这个地方美女如云,那里好多漂亮女人都是大公司的高管,经济独立,无论一个人还是约会,选择高档场所都是挺稀松平常的事,而且她们当中很多人也并不渴望结婚,更不需要男人养。

这些都是当地白领女性很普遍的生活方式,为何这位中国朋友完全忽略这些基本常识(事实),把白色轿车跟地下情连系到一块儿?难道他内心真的相信,在加州路上开白色轿车的漂亮女人都是二奶么?

生活中这种逻辑还挺多的,

身在北美的印度人,不是出租车司机就是程序员。(知乎搜索一下“说说你对印度人的印象?”,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种族主义,而且还是以爱国的名义)

大胡子、包头巾的中东人都是恐怖分子。(美国的媒体对国民灌输敌对国的敌意和对抗,而每天的信息流都在不断地歪曲事实。当我们透过表面进入深度报道时,就会发现那里存在着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传播”和“操纵”其实是同义词。)

说到底,眼见为实这句话,只有一半是真。

我相信一句话:别光顾着你能看得到的,还要想象一下你看不到的世界。这句话用在学术研究时真绝了。当我们刚刚入门时,开始看的几本书可能奠定了我们对整个学科的认识,最初接触的学者也被我们奉若神明。只有经过多年深入的探究,读过成百上千的研究,才对某个学科有比较完整客观的理解。

我们的大脑经常会有意无意的忽略事实的全貌,在一个错觉的背后,只有一部分事实是真实的,没有人能够获得全部事实,但擅长理性思维的人能够辨别事实的真伪,通过有限而多角度的现象理出正确的结论。比如:

很多理工男是工作狂(事实),跟艺术家相比,理工男的感情更简单(可疑的事实),对自己的另一半更忠诚(基于部分真实、部分可疑事实得出的错误结论)。

上海华东理工大学2016年对80后婚恋状况的调查研究显示,计算机专业的男性出轨比例远高于统计总数的平均值,这个结论在「中国男女婚恋观调查报告」中也得出类似结论。姑娘们以为理工男更可靠不会花心,看来要重新审视一下。

大脑中充满各种刻板印象,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被训练成为批判性的思考者。「批判性思维工具」(Paul & Elder, 2001) 这本书中,作者说:我们注意不到自己的自我中心,注意不到自己常常给人贴标签(也就是所谓的刻板印象),注意不到自己会忽略很多不中听的观点,而仅仅是为了坚持毫无根据的信念。

然而真实情况是,我们都生活在一个所有事件都被定义了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每一种定义都事出有因,而这个定义在没有经过检验的情况下,是无法推广和走远的,只在一个有限的圈子里被默认、分享和遵守。然而每个事件都有很多种定义的方法。

保持清醒和明智,唯有一个办法,就是时刻警醒自己:「我能从看得到的世界推理出部分真相,没看到的部分我不知道。」世人在深深浅浅的价值观争论不休,是因为看到的世界不同而已。

 

 

Reference

Dennett, D. C. (1995). Darwin’s dangerous idea: Evolution and the meanings of life.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Paul, R., & Elder, L. (2001). Critical thinking: Tools for taking charge of your learning and your life. Upper Saddle River, N.J: Prentice Hall.

Stanovich, K. E. (2009). What intelligence tests miss: The psychology of rational thought.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One Reply to “我们为什么总逃不开刻板印象?”

  1. 人类追求秩序,群体的一致性象征着安全感、可掌控力,所以人们会建立一套分类系统来将这复杂的世界秩序化。实际上,不同的民族、区域、个人经历会有不同的行为和思想,标签化、简式化是有可能与事实不符,但是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这种简单化的分析是出于提高辨别效率的本能,所以说,科学的教育和宣传很有必要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