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你的提问透露了价值观

价值观是种选择,并非人生自带的缺省值。很多时候,社会默认的价值未必是我们的个人选择,如果未曾认真想过哪些价值更合自己的心意,就只好拿着“多数人认同的真相”当真理。

你觉得你待的地方不够好,你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做些什么。你向一个陌生人求证是不是这样,被提问者两手一摊,告诉你Ta也并非全知全能。从现实出发的提问,得到的答案离不开鸡毛细碎。“中国社会没到这个阶段怎么办?”,“遇到这样那样困难怎么办?”,寻到的无非是打扫这些问题的工具而已。原因很简单:人生的困苦烦忧其实相差无几。不熟悉的另一个世界里你以为的那些温良谦让,不过是换了形式的“太平盛世”。

讨论普世价值是有意义的

道德在价值面前是伪命题。只听说有普世的价值,倒没听说过有普世的道德。怎样做才算对因情境而异。警察面对劫匪千钧一发之际决定是否扣动扳机,医生给病人下死亡判决,老师决定要不要索性放弃班上的一个孩子,生死关头看似一刹那的决定,都不是道德驱使,而是价值使然。

列车司机在危急时刻,究竟是让火车按原路行驶冲向5个在错误时间、错误地点玩耍的孩子,还是应该果断的扳动手柄,让车改道冲往最无辜的那一个孩子?无论司机怎样选择,都是靠Ta长久以来积累的价值作判断,不仅没有对错,甚至没有“较好”的选项。泰塔尼克号沉船前一个钟头作出的决定,是一个人的信仰系统决定的,而不单纯是众人以为的道德。

所以,别再说谈价值都是闲扯淡。作出违背内心信仰的行为,让人抱憾终生。让心灵备受煎熬的,是把脚穿在另一个人的鞋里,感受固有信仰观念被撼动的那种崩塌感。

 

价值难题:谁更有资格?

试问:在一个理性的社会里,谁最有资格获得一流的教育?决定一个孩子能不能上顶级学校是看天资、努力程度、家庭背景,还是干脆交给运气?最好的教育资源如何分配是由一个社会的价值系统决定的。价值的依据是什么?是看这个分配办法对整个社会最有利,还是对每个孩子都公平?如果你从未想过这些,就很难看清真相,只会抱怨现象。谁有资格?可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我认为考虑这类问题可以换个角度:我们是否认为人从刚出生起,就应该根据天份和家庭背景的差异获得不同的教育?如果我们对此认同,那就意味着我们整个社会都同意一个人的初始状态与这个人未来能达到的最高水平之间有种必然的、不可抗拒的连系。这种身份决定论恐怕是许多父母无法接受的。无论父母处于怎样的社会地位,他们中大多数人都会竭尽全力给孩子最好的教育。这种“最好的教育”本身已经由于父母的基因、见识、机遇形成差异,但是孩子不会在最开始就被判决:你要顺从宿命,“只配接受”特定目的的教育。
由此,当我们再来讨论高考录取线的地域差异时,是不是还可以更谨慎一点,我们其实谁都没有给未知命运下判决的权力。我依然不否认大城市的孩子见多识广、领导力出众,讨论的关键在于这种表现差异究竟是教育资源分配失衡的结果还是成因?

归因偏差的真正推手可能是错误的价值观

再试问一下:高品质的生活必然意味着消耗更多资源么?换一种问法就是,社会进步和投入更多资源满足人的各种欲望之间,是否存在一种因果联系?

出于本能,我们似乎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几乎每个开发商推出新楼盘时都会强调电表增容,很多城市都假设人均耗能和产生的垃圾总量比原来多,接下来城市会以高规格标准建设基础设施。人们普遍认为城市混乱无序是我们低估了需求,规划建设跟不上增长,这么想对不对呢?不能说全错,但这会造成一种错觉,那就是一定要不断增容才能满足发展。

反过来想,有没有可能我们从一开始就设计出一种生活方式,不需要消耗那么多水电,而且根本不需要建填埋垃圾厂?如果这种思考方式对路,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背道而驰呢?要知道,增容的尽头就是经济停滞。

垃圾的回收率和处理能力强可以说明一座城市相对发达,但也并不是绝对的。理智地想一想,一座城市如果垃圾一直在增长,即使做到百分百分解回收垃圾,也未必就代表这里人们的生活方式是健康的,这座城市也未必就有光明的未来。

我相信类似想法或许也曾在你脑中一闪而过,或是能让你此时停顿片刻跟先前的经验做个比对,我们当然有理由去怀疑,这符合大多数人对未来生活的想象吗?我是说几乎不产生垃圾和让每个孩子都有机会进入最好的学校。我在职场跟同行的对话中,有好多次会被问:难道我们不应该先解决温饱和基本保障问题,再去追求环境和空间品质吗?

我经常无语。我相信智慧并不是知识的积累,而是建立在价值选择上的。吃健康的食物,不是优质生活的必然,而是对自己的生命,对自己的身体下意识的决定。我想提醒问出这样问题的朋友,别忘了无数正面的例子,其实在世界的很多角落,怀有正面价值的智者脱离贫困,他们的孩子不必经历吃垃圾食品,也不需要毁掉森林。

追求尊严和懒惰浮夸一样,都是人性里的一部分。人类繁荣是天赋人权,是尊严的保证。人之所以活得体面,不在于吃喝房车的消费档次,而是有所选择,选择自己热爱的事业,选择不做不情愿的事情。人心浮躁,哪里是什么人心不古,明明是自己还没来得及认真做过价值选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