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规划  知易行难

“城市的故事” 公众号  群分享预告

时间:10月14日-16日 晚20:00-21:00

演讲者:江北,设计师,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交叉学科博士。

img_0652 b0237df36beedc84f678a29e42ca2896 a7fe711ea3399273e4386f2fc2d34617

过去的四年我生活在温哥华,跨规划生态学来研究环境治理这一话题。读博期间,我有机会接触到最权威的中国城市发展报告,读到过精辟而有见地的学术文献,聆听我们国家环境治理的高层官员他们的见解。我认为研究中国的环境治理,不仅需要讨论“环境问题”,还要探索我们的城市如何创造性的应对快速发展带来的挑战。

在太平洋彼岸的加拿大国,我和一群致力于中国研究的中外青年学者组织了名为“节社”的学术团体,发起“敢问中国出路”的学术论坛,我们希望向同胞传达这样一个信念:我们这一代人,不仅要聪明的反思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教训,当下中国正在发生一件和30年前改革开放同样轰轰烈烈的变化,那就是对多元价值的求索和包容。很多看似是问题的出路,就蕴藏在这些价值观的碰撞里。

生态规划 知易行难

21世纪城市规划最大的攻坚战在于知识本身的更替,凡是与可持续发展不相干的规划方法和理论都被封存在了上一个世纪

生态学和城市规划这两个学科有很多重叠和共性:生态学看重资源的功能,规划则是从人类的利益出发,寻求合理利用资源的办法。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生态科学的迅猛发展掀起了将生态知识纳入规划实践的风潮。半个世纪以来,生态规划、生态设计始终围绕着城市面临的社会和环境困境一步步的发展。到了今天,规划师对可持续发展框架、环境友好设计、生态城市等概念耳熟能详,但在实际工作中,仍然有人对生态规划应该怎么做感到迷惘。

曾经跟我共事的国内朋友抱怨说:咱们中国的生态城市,规划是规划,生态只是拿来说事的,中国的规划师有更紧迫的任务,跟决策者谈生态太超前了。

但是最近几年一到冬天,雾霾就成了朋友群里一个现象级话题。当国人以生存环境不好作为移民海外的理由,“生态不是最紧迫的任务”这个论断还站得住脚吗?

一个月前我重新回到天津规划院,我个人面对的挑战是怎样把几年沉淀下来的思考发酵,变成高度职业化的合作体验。我不认为今天我们在天津的规划圈里谈生态曲高和寡,而且我觉得没有必要把研究搞得故弄玄虚,让人听不明白。希望我的分享能引发大家更多的思考,“奇葩说”一样的辩论。

中国的生态城市:当西方生态规划理论遇到中国规划实践

我打算用规划师熟悉的事件和案例,以“生态城市”在中国的演变为线索讲一系列的故事,跟大家谈谈生态规划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能会问,

  • 西方发达国家的生态规划历经了怎样的过程?
  • 他们的规划师正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 在中国,是谁在推动可持续的规划和设计?

欢迎关注城市的故事公众号,10月16日晚,与我互动。

8e1aa5ba06bb7d5af217a9549b785e6d bf1a5f26204556cea3e34587850c35a8 09cc60c5711bdcc486e2423e77e6f51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