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被漂亮的工作场所骗了

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分享和沟通

-01-

两年前我参加CityLab研讨会,与一群关注城市未来的职业建筑师、学生、企业家漫谈。会议将要结束时,主持人问了所有人一个问题:“你认为未来100年里,对人类影响最大的发明会是什么?”

那一天我听到很多有意思的答案,几乎一半以上的人都认为,影响下个世纪的重量级发明会改进人与世界的关系,特别是人与人、人与机器的沟通方式,帮助我们分享知识、感受和想法。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我们二十来人环坐一圈畅想未来发明。如此摆放座位使一群陌生人迅速建立信任,催生个人贡献。我对类似的设置并不陌生,读书会、写作群或学习小组,几乎每次我和朋友们都是环坐在桌边完成讨论。

这其实并不奇怪:早在现代文明出现之前,人类祖先就曾在星空下燃起篝火,围坐在火边,分享食物或作出对部落生活至关重要的决定。

环形议事还是众多文明的传统,匈奴人出征前的饮酒仪式、古希腊长老会、现代英国议会辩论、中国村中表决……东方、西方、民主或集权社会都有它的踪影。圈形格局让人们暂时抛开等级差异,无需按既定次序发言,并让每个人都能看到说话人的面孔。

心理学家金·阿瑟教授在2007发表研究的成果表明:人们在直角长桌会议上发言时,更喜欢突出个体特征,而同样的一拨人围环而坐时,感觉自己更成了团队的一部分,拉近距离,激发共性,推动团队协作。

下次办公室再组织头脑风暴,知道该怎么坐了吧?

显然,金·阿瑟教授想说的是:人们围坐成环能更好的激发共识,或称“团队思维模式”。

-02-

人们通过你的分享了解你是谁

在我们当下生活的这个时代里,你分享什么几乎就代表了你是谁。

微信朋友圈受众广,轻编辑,人人都能用它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吃了什么、和谁恋爱、去到哪里。我朋友圈里有群可爱的90后。他们发的照片都是日常,修图是必然,文字短平快,细碎敏感,萌蛊的视觉配上素写的文字,着实喜欢。

网生一代手中的移动终端,让每个人都成为自媒体源头。今天的我们不怎么追大 V,也没多少人肯花上几分钟的时间,阅读大 V 们乱世英雄式的预言。

我们所在的这个年代,一面追捧网红,一面崇拜内容。在内容可以卖钱,而且越来越多人愿意为知识埋单的时代,手握知识的你,不用着急。

前几天网易云音乐的地铁广告刷爆了朋友圈,我得说网易这次的创意真是漂亮!它的成功在于让音乐成为社交方式。据说40%以上的人上大学以后就不再关注新音乐,而都市人多多少少都知道“错过”和“放手”意味着什么。

走在地铁站,当你读到有人失爱后的感伤,苦不得志的无奈,深夜里听歌想起的一句话,你的心也会软一下,这些点评是都市人共情的旁白,我们每个人都懂,不分70后、80后、还是90后。

用音乐打开社交,用文字粘结情感,大量的优质评论是云音乐最宝贵的财富。

在奉行“表达至上”的时代,你无需是某某某,只要你的发声能引起我的共鸣,我就关注你。

-03-

靠创意为生的你,需要怎样的环境?

你期待的工作环境是什么样的?这是谷歌公司2003年在全公司范围发起的一项问卷调查。

拜访过谷歌山景城总部的人都知道,谷歌的员工可以带娃、带狗上班,甚至带女朋友来公司打 Wi也随你。谷歌还有一系列广为流传的员工福利,比如米其林大厨做的工作餐,美食、饮料和零食全天免费供应!另外还有24小时开放的健身房,免费的温泉水疗、按摩和瑜伽课,你玩攀岩的时候,旁边还有专业教练指导。

谷歌这样做难道是老板大方吗?

当然不是。其实世界上越来越多创意公司致力于把办公场景改造得个性化、私人化。

管理学教授彼得·开普利指出: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员工福利可以吸引那些愿意把绝大多数时间花在工作上的天才。而另一位商界作家罗斯巴德警示:如果你喜欢工作与生活界线分明,那么你可能对这些员工福利并不买账。

由于电子邮件、手机、个人数字设备的出现,工作和家庭之间的界线开始变得模糊,尤其是对程序员、测试员或以写作为工作核心内容的人来说,他们渴望一个舒适的地方——无论是家还是办公室。舒适本身甚至也不是重点,重要的是思路不能打断,一旦脑中出现某个念头,立刻就能利用无线网络继续工作。

谷歌的员工福利绝非哗众取宠。从商业价值上讲,软件工程师的门槛薪资是15万美金,员工福利只占公司很小一部分开支,却让他们在竞争激烈的人才市场上吸引最优秀的人才。能被招到谷歌的十有八九是天才,这些天才的头脑才是谷歌公司最大的资本。那些刚毕业的单身狗们,动辄在办公室待上12小时,老板真是赚翻了!

在谷歌园区,你随处可见人们利用午饭或茶歇时间,在小会议室里、在懒人沙发上、在开发室里,召集跨部门的同事,以近乎游戏的方式发起讨论。

在落地窗前明明有好看的风景,还能在懒人沙发上起劲儿的工作,你能做到吗?

你真以为舒适的办公环境是吸引天才的筹码吗?那还真是误会。

普通人上班是为了追求(生活上的)舒适,而最棒的员工,他们工作是出于某种信念,在他们看来,工作就是为了执行和放大这些信念。谷歌的哲学是“不要作恶。” 它的官网上发布的誓词是:“让世界更美好。”认可这种价值观的人,更容易注意到谷歌。

杰出领导的聪明之处在于他们相信,与天才一起共事,不需要总是告诉他们去干什么。比如谷歌就规定技术员工25%的上班时间不用作公司业务,而是去挖掘自己感到有意思、存在开发潜力的项目。十几年来,数以百计的个人项目给 Google带来不可忽视的创新内驱力,为公司赢得超过30%的利润。

所以设计谷歌园区的初衷并不仅仅为了舒适,而是提供一个让员工随时分享、创造、流连的场所。

模糊私人领域和办公空间界线的另一个好处是:员工会自愿长时间的加班。那些把工作与家庭生活混在一起的员工,在公司享用美食,处理私人事务,于是不知不觉的,忘记自己是在给老板打工,甚至除了睡觉时间,恨不得一天到晚腻在公司。

除此之外,公司打造令人向往的环境,能让员工感到自己对公司有巨大价值。沃顿管理学教授南希·罗思巴德说,慷慨的公司让员工更容易有归属感。能力爆棚的天才不应该为了照顾孩子、洗衣做饭、看医生等烦心事而分散精力。

她在2005年在《组织科学》上发表的人力资源分析表明,世界变得日益整合,人们一天24小时、一周7天随时候命,因为无论人是在茶水间还是冲凉时,都有可能灵光一现,然后需要把这些想法迅速记录下来。人们要的是一个既不被打扰,又随时能与同事分享想法的场所,来确保灵感转化成行动。

黄色小隔断改造后,保留了开放的空间格局,监督与合作兼顾(CPA 总部)

在可预约的会议间和同事讨论方案(Liverperson,纽约)

开放平面,创造更多自由穿越的流线和灵活自如的办公空间

差点忘了说。对那些把工作与家庭生活严格分开的员工来说,可以任意从冰箱里取饮料喝零食的办公场所未必是个好消息,因为他们其实不喜欢这样。事实证明,那些生活和工作泾渭分明的员工,跳槽的几率更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