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冥想,给自己的内心做一次大扫除

好多冥想修行者最初接触冥想,是为了面对焦虑,还有一些人身体遭受伤痛、绝症困扰,而开始冥想。

1. 冥想的目的,是将身体和心灵从不正常的关系中解脱出来

冥想,能帮助我们调整固有的一些思维习惯,破除思维恶习,将身体和心灵从不正常的关系中解脱出来,重新获得自由。

冥想的心理临床效果被广泛证实,大量科学报告见证人们能很快从中获益。比如有人在有专业指导的健康中心练习冥想,几天后就开心的向医师报告“自己获得了改变人生的智慧”。在“冥想对个人生活影响”的问卷调查研究中,绝大多数人提到冥想练习几周内,自己与家人的关系有明显的改善,还有相当多的人声称,冥想给他们本人带来生活态度方面的转变,包括积极运动,戒瘾,改变不良态度和行为等等。

这几年,我发现在我指导的学生中焦虑非常普遍。UBC学生求助中心的报告表明有70% 的研究生,在校期间至少经历过一次焦虑引发的日常生活障碍。焦虑在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身上,有两种体现:

一是对生活中的挑战感到恐惧,感觉自己总是不够好。有人讨厌自己的外表,对自己的体重或某个部位不满,还有人觉得自己在社交场合显得不够聪明、不太会跟人聊天,无法让伴侣满意。

第二种表现是习惯性的在第一时间对人和事做出好和不好的评价,并在态度上区别对待。比如上司-下属、中国人-外国人,并习惯于用自创的一套语言体系验证这种区别。

这样的视角不仅狭隘,而且常常会让我们不快乐。为什么呢?因为“二元对立”倾向于认定所有事物都有着不可跨越的区别,男和女,好与坏,非黑即白,非此即彼。

在这种划定中,充满了以个人经验为基础的判断 (judgement):“我” 往往代表好的、对的,“非我”,无论是肤色、性向、阶层、地域,跟我不一样,通常就被列为是不好的。“非我”还暗示另一层意思,那就是“不如我”。

可以设想一下,当一个人整天心里给各种Ta 所见的事件贴标签,自然不大容易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贴标签本身也是一种会伤害到自己的思维习惯:

假设你在大街上看到一位女性在跟可能是她老公的男人发脾气,对方呆呆的站在那不做声。从身边经过的人面对这种情景,会产生各种想象。有人觉得这男人窝囊,女人太霸道;有人猜测男人做了对不起家人的事;还有人认为在公共场所大喊大叫,无论如何都不够体面,是缺教养的表现……

在缺乏对人性充分理解的基础上,就某人临时的特定行为、状态做评价,都难免轻率,因为一个人是谁,对别人怎么样,是无法用片刻的人物侧写定义的。所以我们刚刚提到的路人眼中的种种评价,都也只是相对一部分人的“真相”,或者不妨说是偏见。

这种相对的真相,跟绝对真相相差很远。

明智的人,不会执着于评价。因为相对的真相,并不重要。

2. 灵魂本身是完全自由、可以不受任何外力影响的

当今科学,对焦虑究竟是如何产生的解释并不尽如人意。其中一种较为流行的解释是 ”执着的情绪引发焦虑“,人一旦陷入执着,就会对一些小事投入与之不相称的注意力。我所说的这些小事,其实是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的烦恼,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琐碎:

账户存款,你和某人的关系,你的体重和健康状况,或者让你最担心的一门课、一次干部选拔……

总结起来,最普遍的焦虑跟四件事有关:金钱、关系、身体和前途。我们不假思索的认为,”如果我能拥有 xx,就一定会更快乐“;”如果对方能这样或那样做,我们的相处或许会变得更加愉快“。

真是这样吗?

我承认如果账户上能突然多出一笔钱,有人送给我意料之外的礼物,真的能让我开心一阵子,至少能让我暂时好过一点。然而所有这一些都是非常表象的,外界物质和荣誉的奖赏,并不能让我们体会到超越了自身临界状态的巨大满足感,而且,它们似乎也无法持续很久。

能感受快乐是一种能力。有趣的是,快乐这种能力是与生俱来的,却常常被我们在无意间消耗掉了。

婴儿绝大部分清醒的时间都是出于高度快乐的。科学家曾经扫描过一岁大的婴儿清晨在母亲身边醒来时大脑的状态,这时婴儿脑中分泌的快乐物质多巴胺的浓烈程度,按照科学家本人的描述,”相当于清晨起来你发现自己人在巴黎,并且刚刚恋爱,还喝下了三杯意大利浓咖啡。“

然而,在地球上辗转经历几十年过后,还剩下多少快乐的老人呢?

人之所以渐渐丧失了这种能力,变得很”丧“,并不是在于外界的刺激。究其原因,是我们切断了自己与宇宙间流动着的生命能量,把”我“从”宇宙“中分离了出去。我们的错误在于把自己想要的和已经拥有的看成截然不同的东西,把自己和其他看成两种分离的状态,”其他“可能是让我感觉很难相处的某个人,也有可能是我内心设想的一种理想状态。

岁月在一个人的脸上留下的皱纹,是她所有情绪记忆的储存证明,她这几十年来,经常笑意盈盈,还是怒气冲冲,她对自己的生活感到心满意足,还是困苦不堪,在她的脸上一目了然。

这世上有太多的人在悔恨和怨气中老去,忘记快乐才是心灵的归宿。

灵魂有八种特性:光、声音、力量、智慧、宁静、和平、爱和喜悦

光、声音、力量、智慧、宁静、和平、爱和喜悦,是人的灵魂的八种特性,每一种都是无限的表达。有人可能会问:人的灵魂难道不是分善恶两面吗?痛苦、胆怯、恐惧、绝望…… 这些会不会也属于灵魂呢?

对于这样的问题,在很多佛学经典、瑜伽和冥想大师作品都有正面解答。

简单的说,“光、声音、力量、智慧、宁静、和平、爱和喜悦”八种特性,就是灵魂的本意,其他表达都是通往灵魂的障碍,可以通过修行练习从思想里消除。

沙吉难陀大师对巴坦加里的《瑜伽经》解读中,是这样解释痛苦的:

之所以心中会产生那些让我们痛苦的情绪和想法,是因为“真实自我”与“本性”的结合纠结不清。

这里的”真实自我“指的是观者,”本性“则是被看的东西。作为观者本人——也就是我自己,其他所有东西都可以被看见,但我们总是误将看到的当做属于我们的。

我们习惯说:“我的身体,我的语言,我的知识,我的学校,我的工作……”而所有这些都并不“属于”我们,它们只不过是描述我们存在的某个标签

之所以痛苦,是我们认定只有能被看到的本性才能代表我是谁。

看我多苗条!苗条究竟是被看的身体,还是我所相信的真实自我?我们很少考虑这个问题,不是吗?身体是外在的、变化的,后者却不需要验证,它是内化的观念,不会变化。

我是女生!定义女性的外在标签有很多,从生理特征,到社会属性,如果我全然相信自己是女生,我是否还需要改变自己,去满足他人对我女性身份的定义,让自己更“女性”一点?

这两个问题,在现实生活中困扰着很多女性。年轻人总是期待自己符合自己所生活的时代和社会的审美,问题在于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情愿抹杀掉一部分“我之所以为我”的特征,也要去忙碌着扮演一种更加范化、通俗化的女性身份。不仅是社会容不下更加绚烂丰富的女性审美,连女性自己也深陷其中。

换一种情形,如果我一直都是“我”自己,无论外界发生什么变化,都不会感到痛苦。因为“真实自我”并不需要任何形式证明。年龄、身体、和他人之间关系的改变,它们并不在我们的真实自我里,从不。

冥想,帮助我们听到内在的声音,感受它在身体里蔓延,消融所有自以为是、先前设定的偏见。通过冥想,唤醒我们内在的生命能量,让我们的心灵充电站重新补给,让我们拥有足够的能量,在经历最艰难的遭遇时仍能保持平静和喜悦的能力。

真正的冥想,是让自己深深的沉浸在这些特性之中,最终意志扩展,不再将自己定义为有局限的“我”,或是与宇宙分离的孤立个体。

3. 一个绝境重生的真实事件

这几年,我目睹一些朋友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中断学业。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一路名校,有着漂亮的学术经历,未来有大好前程等着他们,然而在他们人生的某个时期,当他们依照长期养成的追求卓越的惯性跋涉过程中,却突然乱了脚步,不知该何去何从,或者被迫调整方向。

我来讲个让我最尊敬的同龄人 R。

R 来自巴勒斯坦的知识分子家庭,到加拿大学习社会学,按计划两年可以完成的硕士学位,她花了五年走完。

在她刚刚完成学业的第一年末,回国与家人团聚。在回国的两个星期里,她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家暴,被丈夫戳瞎双眼,打断7根肋骨,她的两个孩子在场看到这一幕。随后一年里,丈夫在狱中自杀,她埋葬了患有绝症的小儿子。她在加拿大的朋友和同学,为她争取难民救助尽快回到加拿大,并为她接受治疗四处奔走、筹集经费。在好朋友和学校的帮助下,她带着家人从巴基斯坦举家搬到加拿大,终于在停歇学业一年半后重新开题。

R 的新论文讨论女性在巴基斯坦的地位,用人们给她治病和安家的捐款建立了个人基金,致力于改善巴勒斯坦女性的社会地位。

当她在毕业典礼上,作为学生代表发言时,她说:

我感谢生活的苦难。

当你以为自己一切都完了的时候,别着急下结论说 它是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在绝境中你会真切的感受到 什么最重要。当我在那恐怖的事发生的那一晚,发现自己有可能因为看不到自己的孩子、未来而深深恐惧的那一刻,是家人、朋友,信念,想再多活下去的那一点点念头,把我从深渊处拉回来。

我感谢黑暗深处的那一点微光。从这微光中,我终于找到勇气把它变成火把,照亮生命接下来的路程。

这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但R没有把她的生命当做一场悲剧来演。

克里斯多福.孟在《亲密关系:通往灵魂的桥梁》里说:“有很多事值得人为它而死,但爱是唯一值得让人为它而活的事。”

4. 生命的目的是快乐

快乐的能量源于我们的内在动力。既然这个力一直停留在我们身上,我们就有办法唤醒它。

唤醒自身能量的第一招是专注。

明悟的人知道,事物的本原并不会因为各种不同的评价而发生改变。所以,

不要把精力浪费在否定其他不重要的事情上面。把全部精力用于自己感到热情的事情上。一个生命绽放的奇迹,要将自己的灵性发展到极致。

掌握一种乐器,精通一门语言,深谙一项运动,成就职业目标,完成这一切都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并为此付出巨大的时间和精力。在艺术、文字和身体方面成为高手,必须克服重重困境,跌倒很多遍,尝遍失败的滋味,却依旧一次又一次的重启上路。

唤醒能量的第二招是诚实。

在追求梦想的路上,恐惧就像幽魂,缠绕我们的脚步,扰乱我们的心,消耗我们的意志。让我们产生焦虑和恐惧的源由,是我们终将从这个世界上消亡,却对此无能为力。

想要克服恐惧,你必须觉醒,并对自己诚实。

《成为作家》有这样一段文字:

诚实是保持作品连贯性的最好源泉。

如果你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如果你清楚自己对生活中绝大多数重要问题的真正看法,你就能写出诚实的并且独一无二的故事。

最好的作品,来自最坚强的信念。

唤醒能量的第三个办法是孤独。

年轻人以为孤独是自己处境不好的表现,于是竭力的想要找人倾诉,想在社交网站上发表状态。而这一切却让我们陷入真正的空洞,并没有增加内心的力量。我想和年轻的朋友们分享这样一个观点:

成年以后,孤独是我们真实生活的常态,跟我们是否单身、有没有朋友陪伴无关。

与其想方设法赶走孤独,不如坐下来,学着习惯与自己独处。享受,唯你一人坐在场地中央的安静,享受,只有你看懂一段深奥文字的喜悦,享受,Ta 没出现前爱上自己的狂想。

寂静处发出的微光,比起喧哗热闹,其实更清朗、透亮。

真理是安静的,只有安静的心能听到。如果你眼睛看到的前方是热闹的,那方向不一定就是好的方向。

心如止水,常被人误解为寂静消极,其实不然。在平静中聚集内心的力量,可能让你真正从此感受到不一样的感觉。

专注,诚实,孤独…… 从这三点做起,复活你的生命。

我衷心的祝愿你,我的朋友。愿你感受到生机勃勃,充满灵性的力量,愿你成为光亮,成为快乐的源泉,成为爱的海洋。

参考

乔蒂什·诺瓦克 (Jyotish Novak) ,《冥想的奇迹》

沙吉难陀大师讲述巴坦加里的《瑜伽经》, The Yoga Sutras of Patanjali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