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城市智囊联手 营造精明小镇

特色小镇应该是精明小镇。

跟一群可爱的创业者朋友聊天,他们传递给我一个重要观念:如果想在中国做产业迭代,务必跟政府保持距离,离政府太近,往往账就算得不够精明。最近得知地方政府开足马力推行“特色小镇”,我那绿色的小桃心嘀咕着 “又来了”,不知道又要多少空投到基层的投资项目、政府补贴要被稀里糊涂的花掉。

我觉得政府越是大张旗鼓,越有必要给策划这出大戏的规划师们提个醒:农村是中国乡土文明的阵地,也是7亿农民的家园。城乡一体化,不是拿城市的方式建设乡村,因为在这些村庄里,中国的传统不会仅仅是对着镜头作秀。乡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在那里还保留有一种“慢生活”的传统。

我的主张是:“特色小镇” 应该瞄准健康的城乡关系、健康的乡土风情、和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一定程度上,我认为那些依然保留农业的小镇是一种希望。小镇之美,与民生息息相关,而不在于迪士尼乐园式的造景。

1. 农户为什么要选择有机农业?

如果你选择在2016、2017年创业,互联网已经是逃不开的话题。但互联网也是一个谈资陷阱,让很多人误认为只要“联网”就跟上了时代的节奏。对于有机农业来说,它是一个需要一产、二产、和三产整合的工作,又称“六产联动”。想推广有机农业,必须先帮农户解决后顾之忧,降低风险和找到稳定的市场。

我推荐在城市近郊开设市集推动有机农业。2015年蓟县西井峪的“村晚”市集刷爆了朋友圈,石头广场上,村民拿出乡间特产,手工艺术品,跟各地赶来的游客分享农家特色,大伙儿坐在星光下看露天电影,好玩又时尚。

市集为什么会这么受欢迎?市集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从事有机农业的农民能和消费者直接见面,这种面对面的交流是建立信任的关键,它帮消费者找到安全、放心的食材,也帮助农户拓展市场渠道。如果这种有规律的市集被证明能提高农户收入,那么会在农户中口口相传,激励更多农户从事有机农业。

在大城市从事有机农业能改善城乡关系。更多农户从事有机农业生产,会降低化肥和农药使用,减少环境污染。有意识的让全家人共同参与到日常食材的采购,还能帮助全家人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改善环境、追求个人健康,是鼓励有机农业最强有力的两个原因。

 

2. 文化创意产业纳入小镇振兴

检索当今中国特色小镇示范项目,大部分是农民完全放弃了农业生产,靠置换土地或参股经营致富,剩余不多的尚在务农的小镇中,都是把文化创意产业纳入小镇振兴,具体说来分两种思路:

第一,特供会员制。位置和自然条件好的,以特定高端城市住客消费为服务对象,给少数人提供特供,不以解决城市食品问题为目标,这样的项目能持续经营,保持稳定的客户是关键,启动这类项目目前主要靠卖会员卡。

第二种是产业链整合。大牌企业(比如中粮或其他政府背景的企业)以疏通整合一个巨大的产业链为契机,把食品从源头、质保、品牌定位、运营、销售到客户对接都做好,生产基地只是一个小窗口,并不以吸引人来体验为主要利益点,但是他们会在城市中心或特定地点设置一个示范性的橱窗来展示这条产业链的复合效应。天津大悦城里的“粮食局”就是这样的橱窗。

我觉得对产地区位本身条件不特别好的小镇,可以考虑后面这条思路。要想成功,一方面当然要把这条链上的各个环节想到位,但还有一条特别重要,就是找到城市里正在孕育类似想法的智囊团,他们可能是投资客,也可能是优秀的运营商,跟他们一起去争取政策。所以政府在推特色小镇时要认清自己的角色,应该借力而不是独自出力,整合产业链这种事政府牵头就好,不要依着自己的想法干。

 

3. 智囊团开店计划:“在商场里开上一家本地出产食材的菜店”

这当然不是件容易的事。可以想象,为了做到这个目标,中间需要多少环节。看似是整合系统,其实整合本身就有相当多“从0到1”的事情。

这首先是一个知识转化的过程。知识的转化需要科研护航,与有本地先进的农业科研单位联手,保证当地果蔬质量和生长环境,终极目标是能做到持续的更新,连续迭代实验室成果,比如土壤改良,循环产业链,从业人员培训。

天津已经有不错的食品研究所,农产品的科研基础是好的。不过目前很多科研偏重农产品本身的引种 育种,而不注重修复土壤,也不涉及到持久的推动当地生态。因为后者需要更复合的科研转化平台,把土壤、水处理、农舍营建方面的专家都整合进来。一般的农业研究所做不了这个,我提议应该由市级领导出面牵头,带动各级政府一起建设这样的平台。

其次是建立链接,与市场联手让综合的有机农业产业链进入良性循环。找什么样的企业?应该是刚刚起飞的企业和起步市场。比如开菜店要与很多现在的供应商链接,而不仅限于拓展某小镇农产品自身的销路。

建立综合的农产品产业链。能帮助农户降低风险,这需要建立起良性的社会生态来持续保证质量。成熟的信用社会需要一系列措施,让守信用的农户受益,以此保障良心商家的利润。这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怎么才能让消费者知道我提供的食品是可靠的?

单个菜农自主加工,为了好卖相不惜代价,造成食材买到家,质量不可控。任何一家食品供应商的口碑并不是西红柿或者黄瓜本身,而是农业基地与销售端(即菜店)之间的信用系统。为什么要买这家的菜?理由应该是质量有保证,透明,可采访。

最后,是观念的迭代,在商场里买菜,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做这件事之前,应该准确的探测人们的食物观念。健康人人都追求,但愿意付出的成本是不同的。况且有些概念可能对天津本地人来说太超前。据我观察,天津的绝大多数烘培屋基本还处于甜食主打产品阶段,以植物炼乳、奶油、白色谷类为原料,和北京上海这些一线城市相比有不小差距。所以想做文化创意农场的朋友们需要考虑,怎么平衡80%的普通消费者与5%最时尚人士的差异化需求。

吴晓波提到2012年是中国人消费观点的拐点:方便面、啤酒、“营养快线”的销量大幅度下滑,酸奶、凉茶、功能饮料销量上升。“方便面时代”的隐退意味着中国人在食品消费方面的观念发生了转化,从满足口味变成注重健康。中国食品安全案件频发不仅是食品行业自身的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讲,城市规划师需要想出办法,帮助人们摆脱对异地食材的过度依赖,让人们更相信当地农户,愿意选择采买当地食材

 

为了健康,我提倡更多家庭少买冷藏食品,现吃现买。家庭主妇可以像逛街一样只买当天菜。人们对菜场的印象是脏和乱,创业者只要有心,就可以把菜店做得像无印良品一样明净,时尚。

 

4. “从0到1”的城乡革命

把菜店开到商场里,很多人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成本。如今买菜在很多大城市家庭开销中所占比例不到5%,我们中的大部人人还不习惯为蔬菜瓜果花费太多时间和金钱,也不认为买菜本身能像逛街、喝咖啡一样是件休闲享受的事。在商场里开本地出产食材的菜店这个提法,颠覆了农产品产业链的概念、买菜的体验、和对农业与都市关系的理解。大健康行业是一个六产联动的过程,农民只靠一产已经很难致富,很多小镇因此增加二产,做食品加工,实现当地食材现场装罐,这样的小镇经济效益会好些。情况最好的小镇一定是1-2-3产都有,还要吸引年轻人就业,把城市里有知识、有才干和资源的人吸引来。这个过程就是消融城乡差距的过程,也是改善城乡关系的重要思路。
 

5. “近郊休闲游” 任重而道远

现在很多城乡规划方案推崇小镇休闲旅游,可能规划师考虑大城市上班族有大量短途出游的需求:不少小夫妻工作日让老人帮忙带娃,于是周末开车去田间,特别为家人安排一段美妙的短途旅行,自然成为很多上班族家庭休闲的首选。

“周末到乡下去!”的确是一个很棒的主意。但我们不可否认,阳光明媚,才好出门,如今雾霾天几乎成北方冬季的常态,小镇休闲游,岂敢不顾天?

治理空气污染、全面改造城市生态环境,任重而道远。为此我呼吁各级政府与企业、农户、科学研究者共同推动大城市的有机农业。“特色小镇”就从恢复市集、建立产业链开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