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心灵方得治愈

最近,我在长达一小时的深度冥想中感受到一个过去未曾体验的境界:

有那么几分钟,头脑里想的不再是“我”的感觉,比如腿酸,姿态和呼吸,心里不再出现任何与自己有关的念头。

也就是说,那个“我”消失了,却又看到仿佛有另一个“我”在注视着这一切。

恰逢读到一段散文符合此时此刻的心境。我以意会的方式把它翻译出来,与你分享。

放下,心灵方得治愈

Healing through letting go

眼睛睁大  听我说

我想闭上眼睛 用被子蒙住头 遮住房间的光

我想停在原地 不理会任何人

不再回答问题 不去听他人喊加油 向前冲

我想掩藏内心的愤怒和恐惧

我披着受害者的外衣

以正义为名 大声斥责对方

我作出一副防备的姿态

问苍天 为何生活如此艰难

我多想让这世界听到 一次次从战斗中归来的我 已遍体鳞伤

我想为我的痛苦正名 将这残破之躯冰冻在无际的山谷  永不凋零

我不愿再次受伤 宁愿被转头去也不愿直视

我不愿睁开眼 因为一旦醒来 就意味着我必须亲手缝合残破不堪的伤口

我必须竭尽全力 负责到底 才能治愈生命里的伤痛

只有真真正正的爱惜自己 才能彻底治愈

我不愿再多看一眼 因为就在我斥责他人的同时  手指也对着我自己

怒目圆睁的 是我的双眼  是我看这世界的唯一通道

我当然知道 自己在愤怒和痛苦时 也会扪心自问  值得这样受苦吗?

这痛苦难道就是生命的代价?

我不敢看 因为我知道 一旦睁开双眼  我就必须放手

放手  意味着重生

重生  就不得不流露本性

我知道 当我一旦开始看  就不可能视而不见

觉醒过后 一路前行  不断拉伸 不停生长

但我深知  每一寸的生长  都真实的存在  非他人之功  我不再执守于梦境

在我的身体里  有股力量推着我生长  从暗黑的房间里冲出  穿过雾霭

那是野性 无所畏惧的力量  刺破肌肤的褶皱  向外生长

那力量停在睫毛尖上 流动在血管中

我并不畏惧  它带领我的生命找到别样的天地

向着自由的天地 光芒万丈

我深知疼痛中生长的分量 可是在撕裂中生长  是生命的职责

听到这神谕 我不能再继续装睡

在成长的苦痛中 我终于明白 除非我倒下 成长并没有别的路好走

尽管我依然心存不满 但我仿佛看到了生命的另一种可能

让我从泥地里重新爬起来 站直身体

现在闭上眼睛

注意你身体的知觉

感受你的手臂 你的腿 你的脚踝 你的脚

深深的呼气 再吸气

感受你肩膀间的空隙

跟自己独处

你听到内心那小小的声音吗?

她对你说你的生命不止是你曾经的选择

她对你说 你的心也一路跟着她

她说 当你准备好了 就跟我一起探索你的至美真纯

如果你仔细听 它就在那

忘掉苦涩和绷带   毕竟 那一面不是你人生的全部

站直 双脚抓实地面 掌心向上

内心敞亮 清澈 坚定

睁开双眼

在你心里 你想要回到这片土地 扎根于此

一切皆有可能 自由 丰实

你的改变 你的宽恕 并非是有其他什么人告诉你

是你自己想要放下

那是你的权力 那是你自己作出的选择

别太担心你该如何度过此生

别太担心你该如何减轻痛苦

你身体里自有智慧 引导你穿过此刻

帮助我们睁开双眼

她带着我们 到内心深处 终于回家了

启示有很多种形式

别担心你如何才能获得自由

那本来就充满神奇 是神迹

你只需要仔细聆听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而不是苦痛和折磨你的东西

你只需要聆听自己 因为答案早就在你心里

觉醒  才能让你到达那扇门

你想要真真正正的活一次

你想要释放生命

你无所畏惧

你就是那个人 唯一为你此生负责的人

生命是单纯的存在 是无痛的存在

生命本身既没有愤怒 也没有恐惧

生命就在那里 让我们经历 只有睁开双眼 一切伤害才会成过眼云烟

若要找回自由 我们不得不放弃此生所有

转而相信 我们拥有的 其实是  此生

你冥冥中知道 这才是真相

你隐约听到脑中低沉平静的声音  它对你说

你的生命是如此珍贵 你值得好好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