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配得上自己经受的苦难

命运于个人有多大关系,其实并非定数。一个人生活中遇到的人或事,是由自身水平决定的。

我的一个博士中国朋友为了能留在加拿大,毕业后选择到偏远地区的职业学院,直接当上了副教授。他讲到自己的同事,说大家平时谈的都是去哪里滑雪度假,系里没有几个教授去国际会议发表,所有人全都在一个温和而不累的小圈子里,舒舒服服的相处。比起非名校不去的博士,他说自己没有什么生存压力,不必担心被淘汰。但他也深深的明白,十年过后他和学弟学妹们的差距。他说自己几乎不可能出现在世界级学者的名单上,因为,在那个偏远寒冷的学院里,教教课,滑滑雪,就是他的处境了。

我们过去所有的言行想法,或多或少,塑造了我们当下的状态。

遇人不淑,不妨多想想,我不够明媚,不够珍惜自己,所以才接受破烂不堪的你。

沙子和珍珠都是大海的孩子,认同“英雄不问出处”这句话的人,坐标是海,而非潮湿的现实。

我很喜欢丰子恺,他有种苦难中求诗意的审美做派,所以是地地道道的生活家。懂得苦中作乐需要一种大宽怀,不信你看,丰子恺的漫画多半绘的是生活小事,鲜少讽刺政治。在风雨飘摇的年代,向美而生,多么难得。他说:成人的世界,因为受实际生活和世间习惯的限制,所以狭小苦闷,而孩子不受这种限制,因此广大自由。年纪越小,所见的世界越大。我羡慕孩子们生活的天真,羡慕孩子世界的广大,或许有人笑我不识世间的苦难汹涌,故意向天真的精神世界寻求荒唐的乌托邦,以逃避现实之所,但我也可笑他们的屈从于现实,忘却人类的本性。

如果感到处境恶劣,唯有让自己的高度完全出离环境。

俗世中,人的力量有限,能做到跳出周遭的平均高度十分为难,难如沙丘集塔。年少时,以为凭借一颗心就可以无往而不利,错的离谱!这错的缘由,并不在于登高,而在于以为旷世风景全在高处。懂的登山的人最明白,双脚磨出的茧,并不全是旅途的产物,素日健身房的举铁、长跑,日复一日的精准作息、饮食控制,都是一颗坚韧而强健的心脏必要的补养。

沙的重力,乃自然法则。与其怒向流沙,不如抱持善念,千锤百炼。走过推不开又喝不下的困境,终将自己揉成凝重雅洁的珍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