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城社区访谈工作日志-2017年2月18日

中新生态城社区访谈

在红树湾邻里之家,两位居委会负责人–王主任和杨书记,简单介绍了居委会的工作,反映目前居委会经营的两大难题:经费不足和人手紧张。

  • 难题1:经费不足

红树湾居委会目前每年的活动经费是12000元,上级要求每年至少组织六次活动。王主任表示:组织一次得体的活动,大约需要五千元经费。12000元,要用来组织全年社区活动,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据了解,天津市区相似规模的社区每年由民政局拨款20万,然而生态城里的居委会并没有民政局的拨款,而是由管委会统一下发。邻里之家屡次向上级打过书面报告,提出经费不足,尚未得到有效回复。

  • 难题2:人手紧张

目前红树湾居委会负责管理三个小区、约3000户居民。正式全职工作人员两名,另外还有五名兼职人员从管委会下属各局借调。借调人员平时在自己所属部门上班,会议讨论只能安排在周末。王主任认为,以现在的工作量,再安排3-5个全职人员为好。

下午两位负责同志安排了居民见面会,约30位居民参与了交流活动,我们当场收集了他们填写的民意反馈问卷。研究人员在现场与居民互动,反映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 为在地居民解决早点:新城不如老城方便,饮食选择有限,尤其是早点不符合中老年人饮食习惯。一些家庭选择在超市购买,还有人一次性从塘沽老城购买全家一周的早点。
  2. 小区周边银行周末不办公:很多老年人不适应自助取款机,只能在柜台上办理储蓄业务。建议银行周末开放至少半天。
  3. 缺少邮政储蓄银行和邮政局:退休人员领工资主要在邮政储蓄银行,现在只能去开发区。没有邮局,家庭办理邮寄业务也要坐车出行。
  4. 公交车延长服务时间:?路公交目前在非高峰期一小时一班,晚间8点收工。对晚上社交活动回家的居民不方便。建议延时到晚9:30。
  5. 垃圾回收积分:目前垃圾回收站采取积分制,鼓励居民垃圾分类。对垃圾分类表现良好的居民,免费发放垃圾袋,但最近免费发放垃圾袋的优惠政策取消,人们又要自购垃圾袋。垃圾分类的习惯养成需要时间,建议恢复原有激励机制。

 

社工的作用

走访红树湾居委会,我们还对目前的社工制度有反思。

生态城的社区管理体系借鉴新加坡经验,增加了社工。社工在我国社区管理体系中是一项新事物。在北美国家,社工做的是政府管不到的事,社工隶属非政府机构,他们的工资和日常运营经费通常由慈善机构提供。

目前中新生态城的社工由社会局统一招聘、发放工资,再由社会局安排部署到小区居委会。平日里这些社工并不经常在小区里工作。以红树湾为例,两位负责人表示,社工做什么不受居委会支配,由于社工管理的人事权、财务权都在社会局,社工们平日里“只是上传下达上级要求的任务,”王主任表示,“我们(居委会)不能给社工安排工作,年轻的社工们也很难与居民大爷大娘达成一气,没办法替居民处理各类纠纷。”对此,我有两点疑惑:

1.社工的工作范畴是什么,由谁来分配?如果社工要和居委会工作人员做同样的事,那设立社工机构就显得多余。而且增加跨机构协同作业的沟通成本。

2.社工培训能否真能帮助这些刚刚上岗的年轻人承接日常作业?据初步了解,生态城现有社工30余名,他们在正式上岗前在新加坡受训3个月,在天津受训4个月,总共7个月。他们没有专职的导师,出现任何工作上的疑惑,只能找社会局和社区中心的领导协调。如此一来,社工缺乏持续培训和及时反馈的渠道,年轻人步入社会,遇到各类刁难杂症,不免受挫。如果没有充分的职业规范、心理辅导和专职导师配合社工体系,那么很可能社工沦为变相的政府工作人员,难以参与解决实质的社会棘手问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