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谈“治理”

在中国谈“治理”要慎重,一方面,它在2015年被网络监管列为政治敏感词,另外在学术领域,中国历史渊源造成了治理的主体跟西方不大一样,在讨论民主、民治、天赋人权这些用语时,我会在课堂上提醒学生,不要用现代国家的建制,而是从亚洲伦理的角度解读中国。 Continue reading “小谈“治理””

我厌恶中国电视剧集体矮化女性形象的做法

话说,我自己几乎不看国产电视剧。暑期回国偶尔陪妈妈看电视,扫过几部热播。我觉得家庭伦理剧里的人,几乎都不怎么懂得如何好好说话,讲起话来太吵闹。好多人都是一副被欺负惯了的样子,被上级欺负、被婆婆欺负、被生活欺负。而穿越古装剧的剧情又笑死人:里面的男主女主不工作、没父母兄弟,除了爱情还是爱情,再就没其他别的想法。 Continue reading “我厌恶中国电视剧集体矮化女性形象的做法”

智慧的政策让城市成为时间的朋友:棕地再利用的制度经验

案例研究是规划师熟悉的工作方法。分析案例究竟看什么?我认为个案的成功并非孤立事件,归因于城市自身有比较好的政策环境。因此,案例研究时应该注重城市在文化培育、商业环境、支持设计师等方面的政策。

浏览欧美国家比较出众的棕地案例,我总结出三个共同点:对项目的准确定位,低成本启动的鼓励机制,和几近完美的建成效果。接下来我会从政策的角度对它们一一解读。

Continue reading “智慧的政策让城市成为时间的朋友:棕地再利用的制度经验”

我看美国大选:程序正确的代价

美国大选的结果一出来,关心政治的朋友真是各种感慨。
我想起2008年在旧金山和室友一起为奥巴马筹款募捐的整个夏天。
我们骑着自行车赶往一个又一个城市沙龙,和形形色色的人讨论美国和世界的明天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
我怀念在加州湾区那片生机盎然的社群里,有如此多的年轻人对政治认真的态度。
时隔8年,我只是希望美国人不要放弃对政治的追求。
按常理讲,政治生活是每一个公民值得用心关注的事业,而不仅仅是少数人的游戏。
这是民主的本质,是美国精神富有诗意和令我向往的地方。

虽然我得知川普赢得大选后心里有些难过,
但我也明白,
只要一张小小的选票还能牵动全美和世界上相当一部分人的神经,
就还没到绝望的时候。
只是这一次,我看到美国大选被娱乐消费的种种丑态,
忍不住叹息,
那些伟大的国家奠基者为人民苦苦争取来的民主,
被恶意的扭曲了。
当与我们息息相关的公共生活共同体,
它的理想和规则被世俗恶搞,
我为过去四五十年的美国教育感到悲哀。
大多数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美国白人男性选择川普,
是因为他们相信这样一位自大、富有、具有父权思想的领导者
可以把他们带出沦陷已久的经济泥潭。
当军事豪强、种族偏见、自负而懦弱成为这一代美国精神的特质,
这是美国两代人公民教育的失败。

人不读书,真可悲。国家失去了好公民,没前途。

 

lincoln it-is-not-my-dream free-speech-berkeley

Continue reading “我看美国大选:程序正确的代价”

做到这三点,获得一份最好的工作成全自己

怎样才能得到一份心仪的工作?这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不是吗?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需要有一份工作,其中有些幸运儿还因为工作而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当职业与兴趣一致,又能让你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那何尝不是一份最理想的工作。

我于是在想一个问题:怎样才能获得这种理想的状态呢?首先,你得让自己被人发现并且愿意雇用你。 Continue reading “做到这三点,获得一份最好的工作成全自己”

申请学校给国外教授写套辞信,你不知道的事

怎样套磁才得体有效?什么样的自荐信能吸引教授的注意?

套磁其实是一种很流行的与教授直接沟通获取信息的方式。实力雄厚的申请者给教授写信,目的在于明确自己跟教授的研究方向契合。大多数人写套磁信其实是为了给教授留下好印象,从对方的来信中揣摩自己能否申请加入对方的团队。

怎样套磁才得体有效?什么样的自荐信才能吸引教授的注意呢?为此,我专门咨询了几个博士生同学、在美国大学当教授的姐姐,以及曾经担任过招生委员会的学生代表,从学生、教授、和录取决策共三个角度,总结出以下经验。 Continue reading “申请学校给国外教授写套辞信,你不知道的事”

生态规划  知易行难

“城市的故事” 公众号  群分享预告

时间:10月14日-16日 晚20:00-21:00

演讲者:江北,设计师,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交叉学科博士。

img_0652 b0237df36beedc84f678a29e42ca2896 a7fe711ea3399273e4386f2fc2d34617

过去的四年我生活在温哥华,跨规划生态学来研究环境治理这一话题。读博期间,我有机会接触到最权威的中国城市发展报告,读到过精辟而有见地的学术文献,聆听我们国家环境治理的高层官员他们的见解。我认为研究中国的环境治理,不仅需要讨论“环境问题”,还要探索我们的城市如何创造性的应对快速发展带来的挑战。

在太平洋彼岸的加拿大国,我和一群致力于中国研究的中外青年学者组织了名为“节社”的学术团体,发起“敢问中国出路”的学术论坛,我们希望向同胞传达这样一个信念:我们这一代人,不仅要聪明的反思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教训,当下中国正在发生一件和30年前改革开放同样轰轰烈烈的变化,那就是对多元价值的求索和包容。很多看似是问题的出路,就蕴藏在这些价值观的碰撞里。

Continue reading “生态规划  知易行难”

国家政权与社会力量的制衡:读许倬云《大国霸业的兴废》

Civil society is a model, not a reality…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s not a reality but a concept.

Timothy Brook (卜正民)

公民社会的概念可以理解为社会力量政治力量互补并彼此制衡,这种制衡关系在古代中国对维持社会秩序稳定起到关键作用。现代民主制度不断更新政府就是为了保证公权力不致过分集中。而我认为民粹团体在当代中国,已经成为推动民主化进程的重要力量。 Continue reading “国家政权与社会力量的制衡:读许倬云《大国霸业的兴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