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了,回答了一个错误的问题

生活中的有些问题没有让人满意的答案,有可能是问题本身的毛病。

有登山经验的人会有同感,真的没有比费了好大劲才发现走错了路更烦人的了。前些天我发了健身房一个月和两个月的对比图,估计是激(刺)励(激)了跟我一起锻炼的小姐妹,她微信我说她都努力减肥小半年了,比刚开始是轻了一些,可是投入和期待不成正比啊!

我们俩在知乎的健身专题里转了大半天,大咖们有各式各款的分析,头头是道。我突然问她,你当初为什么要减肥?目标是什么?励志减肥的女生大都不是真胖,大多数女生真正需要的是塑形,不是减重。一姑娘减不下来体重,有可能是压根就没有肥肉可减。

趁着这股热乎劲儿,我寻思着:

生活中烦恼缠身,会不会是因为从一开始就问错了问题?


病人家属问,病要怎么治?吃什么药?

西医研究者想的是,是什么病毒引起的这种症状?在身体的什么部位?怎么切?老中医给病人解释,病灶在那,怎么调养才能跟它和平共处。同样是一身皮囊,西医治病救人,中医就病治人。

家长问,我的孩子怎么不爱学习?

换个角度想,Ta不是不爱学习,只是不喜欢课堂教学或者三天两头小班补课。我认识的一个博士生研究对象是有学习障碍的青少年,她的观点是做成任何事情都需要专注力。个人专注力的程度有差别,想要延长一个孩子对某件事注意力的时间,什么事情能让这宝贝特别来劲?找到答案,将计就计。

你的闺蜜跟你说她交往多年的男友怎么不提结婚,她是应该继续呢还是分手?

我担心她是用大热天卖冰淇淋的心态看待自己的终身大事了。恋爱和婚姻不是简单的递进关系,奔着婚姻去的人先想明白为什么要嫁,再问问怎么就是现在这个人;还没想好结不结婚的,问问跟这个人是不是开心/满足/够逗比。这两组问题能区分开了,女孩子就没必要一提到爱就想到嫁,爱的那么廉价,年纪轻轻,就了无生趣。

这些问题无解或者不会有太好答案,总结起来无非是犯了这么几种错误:

  • 初始目标有误。总想着减肥的姑娘,研究下自身条件,好好找个健身教练制定一个可行的健身计划吧。
  • 颠倒因果关系,从既成事实中寻找事例解释理论。70年代有一个特典型的学术圈里的案例,研究者用分析图标示出大伦敦地区的酒吧,用这张图跟整个地区的天主教堂分布比较,发现酒吧销售量集中的社区教堂也多,于是得出一个惊世骇俗的结论:酒吧分布密集地区的人群,比较容易生出愧疚感,所以更需要向上帝忏悔。其实两者之间没什么因果关系,酒吧和教堂密集都是因为人口密度大。
  • 过于宽泛的问题无法归因。这就好比射击时没有靶子,跟你说就往对面墙上打,要是这样能训练出神枪手,那也真是神了。想要找到学习障碍的问题所在,需要求助于专业的教育者。
  • 提早设定好答案而失去了探索的机会。在设计问卷调查表的时候,研究者如果存有偏见,用激烈的语言设定一个“诱饵选项”,很容易左右答题者的注意力。告诉研究参与者“尽量不要去想粉红色的大象”,接下来的几分钟参与者都绕不开粉红大象的心理提示。

我曾经请教一个只用4年就完成博士的学姐,问她是怎么做到的。学姐说她从一年级就设定好了研究课题,选定案例,设定好三个文献分支,之后再没有多走出这些设定。她觉得直达靶心的读博其实是非常遗憾的,错过了拓宽知识体系的机会。对于不惑之年来读博士的她而言,命中比射击力更要紧。

给出几条建议吧:

  • 别花太多时间纠缠在一定要找到答案,换个角度问问题搜索论据时注意把有利于反方观点的依据也梳理一遍,免得论证半天,到头来自说自话
  • 偶尔换一个视角思考:专注于问题本身,而不是分散注意力在问题引发的现象
  • 姑娘们啊,分清自己到底是需要减肥还是塑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