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怎么列书单?

想要通过阅读来了解一件事,如何选书可能会是我们最先遇到的难题。这篇文章里我想分享我自己在学习社会科学时列书单方面的心得。先谈谈选书本身难在哪里,接下来再分享对策。

最开始遇到的困难是:

想要捕捉一个历史渊源比较复杂的陌生话题,不知道应该从什么时间开始。应该回溯到多久以前了解它?阅读到什么程度才算够?

我来举一个例子,比如去了解某个封闭地域的人他们的消费观念是怎样随着与外界的连系演变的?为什么两个民族原本在一个狭小的疆域内相安无事,却突然爆发种族清洗?这两个问题的共同点在于不能用单一的理由来诠释变化,研究突发事件本身也不足以解释事物之间的联系,想要理解它们之间的关联必须放在一个时间线上来读。

接下来麻烦的是:

作为门外汉,我们不晓得回答这个问题需要调动哪些知识体系,是在某个分支里深刻的精读?还是尽量涉及大量关联的领域?

这种问题不会有简易的途径回答,需要我们先对自身在社会中的位置有一个比较好的了解。比如法国1753年第戎科学院的有奖征文题目《论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起因》: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的起因是什么,这一现象是否为自然法所容许?1749年再次征文竞赛,题目是《论科学与艺术的复兴是否有助于使风俗日趋纯朴?》政治经济学里一个经典问题是“人类社会中民主自由与经济繁荣之间是否存在正相关?”对于技术革命带来的社会问题,电影大片中不断探讨“人工智能对人类安全的临界点在哪里?”

我的体会是一个人一旦开始这段征途,读书就开始有趣了。因为这种问题不是平白无故从脑子里冒出来。为了弄懂一个人生问题,我们会主动找书来看。能先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讨论这种问题也是有益的。

我们所知的东西永远是以未知物为参照的。新知识是靠与现有知识建立关联习得的。知识版图是怎么扩大开来的呢?

打个比方,如果人类知识体系是一副1000块的拼图,距离近的几块拼图是比较容易找到并拼凑在一起的。做学问最理想的情况是我们能预先知道这幅图拼完整后的样子,再根据手里那么几个板块判断在全图中的位置,从这里出发,再猜测周边的板块大概有什么特征,从数百个碎片中找到这些相关的板块完成整幅作品。

接下来是我个人的经验,针对以上两个困难给出建议。

和时间线有关的问题必须要以历史发展的脉络为参考。

把特定的问题放在历史中看。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促成变革?为什么其他时间其他地点没有发生类似的变革?某个特定人物为什么会正好在这时站到历史舞台,而在其他时代和他类似的人就没有类似的机遇?这恰恰是史学家考虑问题时最常用的一种方式。

针对这种困难的解法是什么呢?初学者的话,维基百科和百度可以提供最概况的信息。有意深究的话,应该和长期专门研究这一问题的学人探讨。这个人就是把你领进门的导师,此人看问题的格局往往决定你的学习是否能进入比较高的层次,是否沿着一条清晰的思想脉络持续的探究这个问题最本质的方面。这种与时间线有关的学问最开始往往是烦劳枯燥的,但是阅读到一定程度,逐渐把一系列的关节打通以后,会理出一套看问题的视角。

用演进的视角理解社会的变迁意味着你有能力超越所处时代的局限直指问题要害。这就是史学家经过长期训练养成的一种思辨能力。我个人很喜欢和史学家讨论,他们擅长在庞杂的事实、关系、和难懂的历史文献中把握要领,长期的训练使得一个普通人具有史观,用历史的观点看待今天的问题,不会大惊小怪。非历史专业的人可以有意识的培养自己的史观,跳出就问题论问题的思维惯性,分析是什么原因造成看似不合理的社会现象,换句话说,就是追溯和发现不合理背后的合理性,而不是盲目的见到不合理的现象就想要用个人的力量或者期待在短时间内改变。从我个人的经历看,这种思维方式是可以训练的。

和知识体系有关的问题需要对知识论具备一定常识。

知识论讨论的是关于人类如何定义和获得知识的学问。与本体论、方法论并列成为西方哲学三大分支。知识论解决的是怎样从观点发展出可证的、有实践意义的体系。不懂知识怎么来的,就不会习惯性、自发的捕捉陌生的知识板块;不懂方法论,就缺乏有效的方法探究问题;本体论最难,是理解“我”和世界的关系,掌握它才有办法用批判的眼光看待问题。这些是我在过去几年恶补的功课。

阅读哲学经典不能脑袋空空的看,会疯掉的。它是一场哲思对话,一种思维游戏。进了门的人自然乐在其中。

Leave a Reply